新葡8455

  • 新葡8455
  • 新葡8455

“标志性建筑”竟挑战安全底线

发布时间:2013-12-02人气:4477所属分类:行业动态

文章来源:中国建设报

“当前,在建筑设计中有悖建筑基本原理的‘求高、求大、求洋、求怪、求奢华气派’已成为一种风气,这种状况亟需改变。”在近日召开的2013中国当代建筑设计发展战略国际高端论坛上,程泰宁院士痛陈中国建筑发展中的种种“病态”。

早在2011年,中国工程院就开始对“当代中国建筑设计的现状与未来发展”进行咨询研究。该课题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理论与设计中心主任程泰宁教授主持,清华、同济等高校的多位建筑学者参与,对中国当代建筑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与挑战进行了深入剖析。

建筑设计的基本要求是适用、安全、生态节能及技术经济合理,可是当下建筑违背基本原理的情况十分突出。最近,长沙拟建一幢838米超高层建筑,为什么要在这座城市建世界第一高楼?是城市环境要求,还是建筑工业化发展急需?都不是。尤其是仅用8个月时间建成这座105万平方米的巨型建筑,届时将会有怎样的建筑完成度,实在令人怀疑。这种违背理性的“炫技表演”,使该大厦成了一个空洞的巨型商业广告。

而国家投资的“标志性建筑”,也不乏建筑设计上存在突出问题者,如某电视台大楼为了造型需要,挑战力学原理和消防安全底线,还带来了超高的工程造价。一座55万平方米的办公、演播大楼,原定造价为50亿元,竣工后造价大幅度超出,高达100亿元人民币。目前,一些城市的行政建筑超标准建设,部分高铁站房追求高大空间以至建筑耗能严重,建筑文化价值被歪曲乃至否定的恶俗建筑时有所见,盲目仿古之风也在很多城市蔓延,形形色色的山寨建筑几乎遍及全国城镇。

据对北、上、广城市核心区“谷歌”图片搜索,上海35幢高端建筑中有21幢为国外建筑师设计;广州17幢高端建筑中除4幢为国内设计外,其他均由国外建筑师设计;北京10幢高端建筑中有6幢为国外建筑师设计。一位美国前卫建筑师坦言:“如果在美国,我不可能让我的设计真的建起来,而在中国,人们开始感觉一切都是可能的。”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请西方建筑师做设计之风,已由一二线城市蔓延至三四线城市。跨文化对话的“失语”,导致人们热衷于抄袭模仿,大量跟风而上的仿制品充斥大江南北,“千城一面”和建筑文化特色缺失已受到国内外舆论的质疑和诟病。

违反科学、民主决策精神的“领导决策”,是造成当前建筑领域种种乱象的根源。程泰宁尖锐指出,城市重要公共建筑的立项常常是有法不依,项目前期的可行性研究往往成为迎合领导的可“批”性研究。此外,有关建筑设计的各种制度在执行中也存在严重的有法不依和监管不力情况。如大家关心的招投标制度,在现实中早已变味,围标、串标、领导内定、暗箱操作等已是公开的秘密。

如何改变乱象?程泰宁认为,最根本的有两条,一是理论建构,二是制度建设。现在不少建筑师回避甚至反对谈理论,更不愿意谈中国建筑设计理论。但是,如果没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不重视自己的理论体系建构,中国建筑师要摆脱当前的价值观乱象,走出文化“失语”状态,找回自己并闯出新路,将会十分困难。制度建设的关键是制定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游戏规则”,同时提高执行透明度、加强监管力度。比如,国外建筑师“抢滩”中国高端设计市场问题,可以参照影视等领域市场准入的规定,凡是政府包括国企出资的项目,不得直接委托国外建筑师设计,对是否邀请国外建筑师参加投标也应作出具体规定,同时不得以任何形式排斥中国建筑师。在国际招标过程中,对国外建筑师实行“超国民待遇”的做法要坚决改变。

■蒋廷玉/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